简介:鲁迅文化基金绍兴分会经民政部批准设立,隶属于鲁迅文化基金会。分会2012年5月起筹建,得到绍兴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3年5月正式成立。宗旨是弘扬鲁迅精神,推动绍兴文化创新发展...[详情]
 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鲁迅 >> 作品深度阅读
综 合 信 息
故 乡 少 年
鲁迅故乡好少年评选
日行一善 同心助梦
大 师 对 话
鲁迅与雨果
鲁迅与托尔斯泰
鲁迅与泰戈尔
文 化 论 坛
鲁迅与越文化
文化引掣与城市发展
走 进 鲁 迅
作品深度阅读
鲁研新论
鲁研人物
今 日 鲁 字 号
鲁字号品牌
鲁字号学校
越地风情
鲁迅: 动物写意
纪念鲁迅逝世八十周年
鲁迅文化基金会 2016年12月29日 17:56:50

猫头鹰

鲁迅的笔名:旅隼,敖隼;鲁迅的绰号:猫头鹰。

所谓叛逆,意味着对那些粉饰太平的俗习不以为然。

世道不好时,从逆向思维中判断方向。选择不吉祥的猫头鹰,并把它绘成自画像。

邪恶在黑夜里盛行,伪善在光天化日之下道貌岸然。你象猫头鹰那样睁着眼睛看黑夜,“直面惨淡的人生,正视淋漓的鲜血”。一支笔,找回那些在夜色里遗落的真相。

“惯于长夜过春时”。你是黑夜的精灵,是光明在黑暗里的埋伏。

黑与白,冷与热,是对立统一的哲学。阳光的温暖,需要在黑暗的荒凉与冷寂里表达。夜色沉重时,你像猫头鹰那样“凝然冷坐,不言不笑”,冷峻得象《铸剑》里那把烈火淬成的“冰也似的剑”。

封建文化,是夜幕被这把剑刺破的一部分,而黎明,在猫头鹰“枭声”的催促下加速启程。

爱人赠我玟瑰花,回她什么:赤练蛇。(鲁迅《我的失恋》)

童年时看到的那条赤练蛇,游进百草园,游进你精神世界的后花园。

“路漫漫其修远兮”。这条蛇,以彷徨的方式,上下探索人生的道路——

鲁镇“祝福”的空气不属于讨乞的祥林嫂,“幸福家庭”并不幸福,而“高老夫子”即便改名“高尔础”,也成不了“高尔基”……一个圆,又一个圆,起点就是终点。

墨守成规,离牢笼的距离很近,离希望很远。

怎样深刻的解剖,让你在毒蛇般“自啮其身”中看清自己最后坚守的阵地?

怎样生动的风景,让你行进的脚步变得蛇缠般的不离不弃?

当你的爱有了着落,当你前方的道路指向新文化方向的时候,《彷徨》封面上那一枚幽幽的太阳,就变得光芒万丈。

我快步走着……像一只受伤的狼,当深夜在旷野里的嗥叫,惨伤里夹杂着愤怒与悲哀。(鲁迅《在酒楼上》)

谁受了伤,钻进草莽,默默地舐掉身上的血迹?谁把血的滋味,当成“无味国土里人生的盐”?

嚥下呻吟,让内心滋生仇恨,斗志与勇气。

谁在黑暗的旷野里呐喊?谁用穷人的坟头比喻阔人祝寿的馒头?谁又用一本狂人日记,说破一个人吃人社会的秘密?

满目“示众”的材料和看客,一“铁屋子”昏迷的人,他们需要听到野性的呼唤。

你责无旁贷,就象那个希腊神话里的莱谟斯,吃野兽的奶汁长大,又回到狼的怀抱。

狼的嚎叫里,旧世界在颤抖。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鲁迅《自嘲》)

生存的脉络,需要在耕耘中深入梳理:关于生与死,爱与恨,理想与现实,关于过去,现在与将来。

一棵野草,舞动生命的旗帜。

草里有燃烧的“死火”,“秋夜”的烛光,草里有人生路上的“过客”不停息的脚步。

咀嚼生命哲学的韵味,挤出文字的奶汁,激励那些反抗绝望的战士,把深沉的爱写给千千万万个孺子。

“怜子如何不丈夫”。 倔强的牛脾气里灌满绵绵柔情。

你俯下身子,犁动岁月,让新文化事业的种子在泥土里发芽生长。

厚实的脊背,驮起一个民族的希望,蹄声踏响对新世界的呼唤。


来源:鲁迅文化基金会  陆钰馨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主办 绍兴网提供技术支持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575-8832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