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鲁迅文化基金绍兴分会经民政部批准设立,隶属于鲁迅文化基金会。分会2012年5月起筹建,得到绍兴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3年5月正式成立。宗旨是弘扬鲁迅精神,推动绍兴文化创新发展...[详情]
 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鲁迅 >> 作品深度阅读
综 合 信 息
故 乡 少 年
鲁迅故乡好少年评选
日行一善 同心助梦
大 师 对 话
鲁迅与雨果
鲁迅与托尔斯泰
鲁迅与泰戈尔
文 化 论 坛
鲁迅与越文化
文化引掣与城市发展
走 进 鲁 迅
作品深度阅读
鲁研新论
鲁研人物
今 日 鲁 字 号
鲁字号品牌
鲁字号学校
越地风情
鲁迅三题
鲁迅文化基金会 2016年08月25日 23:12:31

古越绍兴,一方富有“剑魂”传统的风水宝地,许多英雄豪杰深深地影响着鲁迅的一生。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指剑为誓,“十年生聚,十年教训”,完成了复仇雪耻的大业。诗人陆游,“少携一剑行天下”,以报国救世为己任,慷慨豪歌,表达着顽强不屈的斗志。侠女秋瑾,曾以“读书击剑”自励。章太炎以儒兼侠,诗云“拔剑何峥嵘,侠骨磨青天”。

鲁迅一生与“剑”有着不解之缘。“戛剑生”是鲁迅先生最早使用的一个笔名,18岁别亲离乡,孤身前往南京求学,此时他怀着一颗复仇的心。途中有所见闻与感怀,他写下了《戛剑生杂记》,成为鲁迅文字生涯的一个发端。

弃医从文的鲁迅,以笔为剑、以文为胆,游走在人间。正是:“千年磨一剑,霜刃未曾试。今日把示君,谁有不平事?”(贾岛)故事新编的《铸剑》,取材于《列异传》与《搜神记》里干将莫邪铸剑复仇的故事,“剑”在这里成为一种力量、信念的象征。鲁迅借主人公“眉间尺”之口宣言:“我已经改变了我的优柔性情,要用这剑报仇去!”

萧红曾发现,鲁迅的枕下就放着一把短剑。郁达夫说:“鲁迅的文体简练得像一把匕首,能以寸铁杀人,一刀见血。”他挥起那支“金不换”毛笔,同对手一个一个地过招,狠很地“骂人”,并且说着“一个都不宽恕。”剑魂在身,胆气冲天。他坦然地说:“我一生有很多怨敌,但没有一个私敌。”

被鲁迅“骂”过的林语堂理先生的特殊性格,故曰:“与其称为文人,无如号为战士。”他还说:“德国诗人海涅语人曰,我死时,棺中放一把剑,勿放笔,是足以语鲁迅。”美国作家史沫特莱,在回忆鲁迅先生的文章中说:“鲁迅是一把宝剑。”

当然,鲁迅还说:“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他的这把剑是“双刃”的,别人可是不敢用的哟。在鲁迅而言,剑与人是合为一身的。所曰:剑锋,乃智慧也;剑气,乃才华也;剑柄,乃道德也。是谓三位一体的“剑魂”。

毛泽东赞扬他:“博大胆识铁石坚,刀光剑影任翔旋。”同志们称颂他:“身后万民同雪涕,生前孤剑独冲锋。”

眼 光

《孟子·离娄上》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眸子不能掩其恶。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廋哉!”由此,“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说成为至理名言。

鲁迅是个“拿来主义”者,所谓“要运用脑髓,放出眼光,自己来拿”。他的文学创作尤其是小说人物的描写秘诀就是:“忘记是谁说的了,总之是,要极省俭地画出一个人的特点,最好是画他的眼睛。我以为这话是极对的,倘若画了全副的头发,即使细得逼真也毫无意思。”(《我是怎样做起小说来的》)

鲁迅有33篇小说,其中16篇写到“眼光”。《奔月》写羿“身子是岩石一般挺立着,眼光直射,闪闪如岩下电,须发开张飘动,像黑色火”,把一个看作人物精神的要紧处。《祝福》里的祥林嫂:脸色青黄,只是两颊上已经消失了血色,眼角上带些泪痕,眼光也没有先前那样精神了。此所谓哀莫大于心死。

鲁迅锐利而深邃的眼光,总是在向人们昭示着什么,申斥着什么,期许着什么。鲁迅学而深思,思而深察,表现出中国现代史上第一流的思想洞察力、历史洞察力和社会洞察力,从而使他丰厚的学养和深切的阅历形成了一种具有巨大的穿透力的历史通识。《绛洞花主·小引》中说到《红楼梦》:“单是命意,就因读者的眼光而有种种: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可见眼光是认知世界的关键。

鲁迅的眼光看透了群体潜意识。鲁迅有一个透入人们灵魂的发现:专制者的反面就是奴才,有权时无所不为,失势时即奴性十足。(《南腔北调集·谚语》)这就是鲁迅的眼光,犹如他手中那把启蒙主义的解剖刀,简直是刀刀见血,哪怕是辫子、面子一类意象,国粹、野史一类话题,他无不顺手拈来,不留情面地针砭着奴性和专制互补的社会心理结构,把一个国民性解剖得物无遁形,真是淋漓尽致了。

阅读鲁迅,可以领略到一种苦涩的愉悦,即在一种不痛不快、奇痛奇快的大智慧境界中,体验着他直视现实的睁了眼看的人生态度。鲁迅使中国人对自身本质的认识达到了一个新的历史深度,正是这种充满奇痛奇快的历史深度,必将给当前的改革事业注入前行不息的精神驱动力。

鲁迅说:世间有一种无赖精神,要义就是韧性(《娜拉走后怎样》)。这个字,是对越文化精神作出的极其精辟的概括。

鲁迅在《女吊》一文里写着:大概是明末的王思任说的罢,会稽乃报仇雪耻之乡,非藏垢纳污之地,这对于我们绍兴人很光彩,我也很喜欢听到,或引用这两句话。这种嫉恶如仇、刚正不阿的品性,也是越文化的遗传。

《论语》中子路问孔子:“什么是强?”孔子说:“是南方的强呢?还是北方的强呢?还是你认为的强呢?以宽容柔和的心态教化他人,(对于冒犯我的人)不用不符合道义的方式回报,这是南方的强,这是品德高尚的人具有的。带兵打战,即使是死亡也不妥协放弃,这是北方的强,这是勇武的人具有的。所以,品德高尚的人和顺亲近却不随波逐流,这是多么的强啊!君子坚守中庸之道而不偏不倚,这是多么的强啊!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对此“南方之强”注释说:“南方风气柔弱,故以含忍之力胜人为强,君子之道也。”这与“北方之强”的风气刚劲、好勇斗狠颇为不同。地处江南的水乡泽国,环境温馨柔和,人性禀赋如水一般,具有温和、沉稳的特性,而人格的强大往往体现在以柔克刚、“宽柔以教”上。正如老子所言“上善若水”那样,充满了一种坚韧之德与阴柔之美。

鲁迅说:“我的确时时解剖别人,然而更多的是更无情面地解剖我自己。”他从来没有忘掉自己的誓言“我以我血荐轩辕。”(《自题小像》)他的灵魂被风沙打击得无比坚韧,“我愿意在无形无色的鲜血淋漓的粗暴上接吻。”这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战士:“无情未必真豪杰,怜子如何不丈夫。”(《答客诮》)这是一个有胆有识的文人:“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自嘲》)

鲁迅的胸怀很大很大,所有的恶名,诸如“仇恨” “偏激”“刻毒”“狭隘”,他都会“自己裁判,自己执行。”他的身体是病弱的,但他的心灵无比强大。这就是先生的写照:精禽梦觉仍衔石,斗士诚坚共抗流。(《题三义塔》)

在那样的时代,鲁迅出现了,正如一座黑色的城堡下顽强长出的一株奇倔的绿草,他的觉醒与抗争洋溢着人性与人道主义的光彩。他以一种“韧”的精神,开辟着一条光明之路。


来源:鲁迅文化基金会  那秋生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主办 绍兴网提供技术支持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575-8832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