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鲁迅文化基金绍兴分会经民政部批准设立,隶属于鲁迅文化基金会。分会2012年5月起筹建,得到绍兴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3年5月正式成立。宗旨是弘扬鲁迅精神,推动绍兴文化创新发展...[详情]
 您的位置: 首页 >> 走进鲁迅 >> 鲁研新论
综 合 信 息
故 乡 少 年
鲁迅故乡好少年评选
日行一善 同心助梦
大 师 对 话
鲁迅与雨果
鲁迅与托尔斯泰
鲁迅与泰戈尔
文 化 论 坛
鲁迅与越文化
文化引掣与城市发展
走 进 鲁 迅
作品深度阅读
鲁研新论
鲁研人物
今 日 鲁 字 号
鲁字号品牌
鲁字号学校
越地风情
新世纪以来鲁迅在英语世界的影响与传播
鲁迅文化基金会 2016年08月25日 22:33:48

鲁迅很早就进入了西方汉学家的视野,并被认为是中国现代文学的奠基者。从1950年代至1990年代,美国学术界为鲁迅研究作出了许多贡献,然而与中国、日本、韩国等地区由来已久的鲁迅研究传统相比,这种贡献显得相对零星。但最近几年,美国学术出版社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出版了四本内容充实的研究专著,还有英国伦敦大学蓝诗玲的《鲁迅小说全英译》,英国学者卜立德的 《鲁迅正传》以及剑桥大学的一篇鲁迅研究的博士论文出版了英文版,另有两种学刊为鲁迅研究也出版了特刊号,这些足见在当前美国及英语世界出现的一股鲁迅美国新近出版的《记忆,暴力,辫子: 鲁迅解读中国》《鲁迅的革命:写在暴力之中》《文学的遗体:死亡,创伤和鲁迅对哀悼的拒绝》和《中国散文诗:鲁迅的<野草>研究》等四部鲁迅研究专著就是这股鲁迅中最值得关注的新成果。

在这四部鲁迅研究专著中,周衫(Eva Shan Chou)的《记忆,暴力,辫子: 鲁迅解读中国》一书用丰富的事例重点讲述了鲁迅一生四个离散的时期并且特别关注了鲁迅旧体诗作和视觉艺术,尤其是鲁迅扶植的木刻运动和鲁迅对自己的形象和自己的作品在视觉艺术品中表现的反应。用周衫自己的话来说,她是在探测每章所选的源自想象的作品,揭示鲁迅的思想和心理特点而这些是用其他方法无从得知的。这种方法类似地质学里的取芯,以小见大,获得截面以致整体的信息。周衫再造了一个历史语境来重新观察鲁迅的写作,这些写作的时间主要围绕着他一生中遇到的重大事件和取得的重大成就。这种方式具有新意,引人入胜,而周衫本人的学术研究也颇有新见。

《鲁迅的革命:写在暴力之中》的作者格罗利亚·戴维斯 (Gloria Davies) 原名黄乐嫣。她在著作中主要聚焦了鲁迅在上海最后也是政治味最浓的十年生活,并从文学、语言和思想史的角度来对鲁迅进行了评估。她重新为当时的论战创造了一个知识背景,聚焦了鲁迅在19281930年卷入的革命文学论争,左翼作家联盟内的党派之争,以及在他人生的最后两年在国防文学论争中所扮的角色。

相比专注于鲁迅杂文的戴维斯,庄爱玲(Eileen J. Cheng)则将注意力集中在纯文学的范畴上。《文学的遗体:死亡,创伤和鲁迅对哀悼的拒绝》一书荟萃了庄爱玲对《呐喊》《彷徨》、自传式小说《朝花夕拾》和带有讽刺性的古代神话再创造的《故事新编》的解读,极为细致、敏锐而且渊博。庄爱玲系统地解读了鲁迅的文学作品,并对鲁迅及其作品中未解答的几个重要问题进行了全新的阐明。她在探讨鲁迅对中国传统的态度时,挑战了那种将鲁迅当成质疑中国传统的激进反传统分子一类的观点。庄爱玲告诉我们,这种看法忽略了鲁迅从与本土文学成规之间紧密联系中,通过用典、模仿、改编以及戏仿等方式脱胎换骨的本质。她不仅在鲁迅的旧体诗而且在一系列他自己定位为创作的作品中,看到了古典文学传统的印记,其中包括《呐喊》和《彷徨》中的短篇小说,《故事新编》里被他重写成带有讽刺性的古代传说,自传式小说集《朝花夕拾》,以及《野草》中的戏剧、散文诗和轶事。

与前三本专著的作者都是目前在美国或澳大利亚大学里任教的华侨不同,《中国散文诗:鲁迅的<野草>研究》一书的作者柯德席(Nicholas A. Kaldis)是希腊裔美国人。柯德席的这本书是英语世界中第一部专门研究《野草》的专著。著者采用精神分析的方法,结合文本细读,同时关照创作的历史、人物背景,并对中外前人的研究进行了很好的梳理。柯德席对《野草》中所有作品进行了细读,着重强调沃特·戴维斯的参与者的诠释学阅读框架,即肯定文本读者的主观性的价值,他将这看作是诠释《野草》中散文诗的一个绝佳方法柯德席也一直提醒读者,他反对直接运用传记性、历史性的研究方法,认为应该挖掘历史事件和诗人潜意识之间的关系,从而探究诗歌或小说中的文学形象如何体现个人生活经历以及其与潜意识之间的复杂互动。

这四本鲁迅研究专著都不仅仅局限于鲁迅本身,它们还涉及了中国从传统走向现代的问题,中国和西方,以及鲁迅对于暴力和创伤的反应等问题。庄爱玲强调了鲁迅面对失去的痛苦、以及他心里与此痛苦的挣扎,并认为是他那份对未来的强烈的希望一直支撑着他。戴维斯称赞了鲁迅的人道主义情怀和对劳苦大众的同情。周衫说自己的著作没有对鲁迅一生中的各种不同的转变提出了一个全局性的假设,恰恰相反,该书审视了一些贯穿转变过程却恒常不变的话题,而这些话题将我们又引入了暴力和痛苦的记忆——而她将后者视为一种长期积累的经验,鲁迅不愿意忘记它们,从而变得更悲观。

总的来说,这几部英语世界最新的鲁迅研究著作将文本细读法诠释学新历史主义相结合,给鲁迅研究带来新的启示。而我想将来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更多的学者将鲁迅具体化到他当时的国际知识界中进行研究。1898-1901年的南京,1902-1909年的东京,1912-1926年的北京,1927-1936年的上海,这些地方都位于国际思想碰撞的前沿。

寇志明,澳大利亚悉尼新南威尔士大学中文系主任,海外著名鲁迅研究专家


来源:鲁迅文化基金会  寇志明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主办 绍兴网提供技术支持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575-88320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