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介:鲁迅文化基金绍兴分会经民政部批准设立,隶属于鲁迅文化基金会。分会2012年5月起筹建,得到绍兴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2013年5月正式成立。宗旨是弘扬鲁迅精神,推动绍兴文化创新发展...[详情]
 您的位置: 首页 >> 大师对话 >> 鲁迅与雨果
综 合 信 息
故 乡 少 年
鲁迅故乡好少年评选
日行一善 同心助梦
大 师 对 话
鲁迅与雨果
鲁迅与托尔斯泰
鲁迅与泰戈尔
文 化 论 坛
鲁迅与越文化
文化引掣与城市发展
走 进 鲁 迅
作品深度阅读
鲁研新论
鲁研人物
今 日 鲁 字 号
鲁字号品牌
鲁字号学校
越地风情
鲁迅、雨果与中法文化交流
在“鲁迅与雨果:跨时空对话”文化论坛上的讲演
鲁迅文化基金会 2014年10月18日 11:25:27

中国20世纪文化的现代转型,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是:一批中国新文化先驱者致力于中外文化交流,努力汲取世界文化新潮,为推动中国文化现代化作出重要建树。这当中,中国现代文化巨人鲁迅当是个中翘楚。作为“别求新声于异邦”的伟大先行者,鲁迅几乎毕生都在为介绍、传播世界先进文化而不懈努力,其中对法国文化与文学情有独钟,热衷于对其的译介与传播,特别值得关注。

鲁迅介绍世界先进文化思潮的触角伸展得相当广泛,但在西欧诸国中,他首先关注并予以重点介绍的就是法国文化与文学。鲁迅于1902年赴日留学,就是为着从异国输入“新声”,他从留学的第二年就开始了对西方文学的译介活动。其译介的首选对象是法国文化与文学。他最早接触的作家便是法国浪漫主义文学大师维克多·雨果,其于1903年根据雨果《随见录》之一篇而翻译的《哀尘》,并撰写了《译者附记》,成为其译介外国文学的起点;这一年他又接连翻译了法国作家儒勒·凡尔纳的科幻小说《月界旅行》和《地底旅行》,为我国新文坛输入了一种新颖的小说样式;此后不久他在思想文化论文《破恶声论》中论及法国著名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晚年又论及法国另一启蒙主义思想家伏尔泰,从中汲取思想文化滋养。

可以说,从译介雨果开始,鲁迅对西欧文学的关注,显然偏重在法国。其对法国文学的译介在西欧诸国中首屈一指,并由此拓展了译介面,举凡19世纪迄20世纪初、中叶之法国文学、哲学、教育等的名家名著,几乎都在鲁迅的观照之列。其译介著作与评论文字涉及雨果、司汤达、巴尔扎克、大仲马、福楼拜、莫伯桑、罗曼·罗兰、巴比塞等30余位举世闻名的法国文学家,以及卢梭、伏尔泰等一批法国著名启蒙主义思想家,在中法文化交流史上写下了厚重的一页。

考察鲁迅率先接受雨果,并由此及于对法国文化与文学的倾力介绍,是源于包括雨果在内的法国文化与文学有着厚重的积淀,它在世界范围内产生了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对20世界中国的思想文化改造产生重要的借鉴意义。从19世纪初叶以来,法国文学处于鼎盛发展时期,无论是现实主义还是浪漫主义,都形成强劲发展势头,可谓文潮汹涌,大师云集。鲁迅敏锐地捕捉到这一信息,将目光专注于法国文学,正在于他对世界文学新潮的深切认知,并从中感受到汲取法国文学新潮对于中国新文学建设极具推动意义。他首先注目于雨果,当是一个突出表征。雨果的真正作用,是以他对社会历史的执着承担通过文学作品对整个社会进步的推动和影响,并以卓绝的人本主义思想唤醒人类的良知、改造人的灵魂。西方现代社会对于人的人道主义思考,起自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卢梭,但真正将之发扬光大的,当推雨果。鲁迅接受雨果,将其《悲惨世界》的一部分内容作为首选的译介对象,显然是雨果创作所蕴有的人道关怀和人本精神与鲁迅的心灵沟通,也与他此时已萌生的启蒙主义思想不谋而合,由此激活了鲁迅对雨果的译介热情和从其创作中吸收有益养分以丰富自己的意愿。鲁迅对雨果的接受与推崇,最能看出中法两国文学大师的心灵相通。鲁迅后来在《从胡须说到牙齿》一文中写道:“假使我有维克多·雨果先生的文才,也许我因此可以写出一部《悲惨世界》的续集。”这一真诚的告白,既显现出鲁迅对法国文学大师的厚爱,也表征着其创作对雨果文学精髓的汲取。比较鲁迅与雨果的创作,不难寻见两位文学大师文学创作母题和创作精神的相通之处,鲁迅一度钟情浪漫主义,固然可以追溯到部分是受到浪漫主义文学大师雨果的启迪,即便是其创作的小说(如《祝福》等)也不难发现受到雨果创作《哀尘》等的直接影响。由此看来,正是对人类命运的关注和人本精神的血脉流贯,使两个不同国度的文学大师产生了精神共鸣,并以他们各自的杰作在本国乃至世界范围内产生久远的影响。鲁迅与雨果,无疑为中法文化交流与融通乃至世界文化交流,提供了范例。

鲁迅与雨果及整个法国文学的关系,昭示着中法文化交流不同寻常的意义。国际间的文化交流总是双向互动的。鲁迅与雨果及法国文化的精神沟通,使两国文化互相影响,彼此相得益彰,也由此扩大了两国文学大师在世界的影响。鲁迅推崇雨果等西欧浪漫主义作家,特别是在《摩罗诗力说》中对西欧“摩罗诗人”的热情赞扬,无疑是西方浪漫主义在中国的最早传播之一。因鲁迅致力于西方浪漫文学的传播,遂使浪漫主义在其早期文学思想中占据重要地位,雨果等一大批西欧浪漫主义作家也为中国读者所熟知。与此相对照,由于鲁迅自觉接受法国文化与文学,也为人们深入认识鲁迅开辟了蹊径。美国作家埃德加·斯诺曾称鲁迅是“中国的伏尔泰”,便含有鲁迅从法国启蒙主义思想家中获取教益,成就为中国式文化巨人的赞赏。他是从这二人都是百科全书式的文化巨人,都引领了两国思想文化潮流立论的,揭示出鲁迅汲取法国文化又有所创造、有所超越的意义。同样,在鲁迅与法国作家的关系中,以他同罗曼·罗兰的关系最为密切,他曾多次撰文推崇罗曼·罗兰,罗曼·罗兰也高度评价过鲁迅的《阿Q正传》,并因其评价使鲁迅的创作首次在西欧得到认同,中法两国作家惺惺相惜、彼此敬重,为促成世界文学名作在异国间的交流作出应有的贡献,于此可见一斑。由此显示的意义是:不同国度之间的文化交流,是沟通、融合世界文化不可或缺的,这样的文化交流是超越于国家、超越于时代、超越于历史的。

(作者王嘉良为浙江师范大学资深教授、浙江省现代文学研究会会长)


来源:鲁迅文化基金会  王嘉良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主办 绍兴网提供技术支持
鲁迅文化基金会绍兴分会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电话:0575-88320213